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通知公告
新闻资讯
通知公告

学佛如何做功课?

如何做功课?

修行除了万事万物中砺练心性,还应做功课来以维持心性,训练禅定。同学生做功课是一个道理,我们自然应该尽量努力、精进,把求取大智慧看成是人生最重要的事,把做功课看成生活中同吃饭睡觉一样必不可少的内容。时间充裕者最好订一个计画,比如早、晚各一次定课,每次半小时等等。当然,具体的功课次数及时间长短,应依我们自己的实际情况而定(本处仅针对在家人而言,因为出家人自有其特定的规定)。

修行的法门很多,说到底开始都要入静修定,人在禅定中才可能开慧证果。根性不同,相应的法门也不同。一般来说,为了稳妥起见,想修密宗、禅宗的人最好有明师指点,因为许多突发的魔境和不妥之状态,初学者、不相应者仅凭自己的知见与心性是无法控制和把握的。当然,有足够的定力和慧力的人,也有可能自己认证和空掉那些魔境与不妥之状态。但在我有限的阅读范围和人际圈子内,据我所知,这样的人几乎很少。尤其是密宗,虽然很殊胜,但没有根本上师的传承和指导最好不要自己独修。因此,想修密宗、禅宗或其他法门者,无缘遇到上师或老师时,最好不要放弃净土法门。

其实显密是不二的,密宗也认为即身成佛固然殊胜,但毕竟一生成就者不多,因而导归净土也是密法的修行内容之一。当然,若我们真想专一地修学密法(最好先予显教的义理弄得较为透彻),待机缘成熟时则一定能寻访到我们的根本上师,也可能自然相遇到我们的上师。说白了,先别怨天尤人,只要我们准备好了,上师一定就会出现。由于密法具体的修持方法和心要不能随便显露和外传(也不可能显露,因为本人确是个连皮毛也不懂的外行),在本小册子就不著重讲述了。想了解密法的人可以阅读相关书籍,或去密宗寺庙等。下面我将著重讲一点净土法门的修持。

所谓净土法门就是指专心致诚地念‘阿弥陀佛’或‘南无阿弥陀佛’,以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为其今生的修行目标。所谓西方极乐净土,即是指阿弥陀佛所在的殊胜空间。净土法门安全可靠,下手最容易,收效也很可观,且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,除了早晚定课念佛,平时还可以随时随地散心念佛。所谓散心念佛,就是指平时不需要动脑做事时都可以起心用来念佛。所以工作繁忙或散漫心严重的人很适合修净土,因为净土是以修六根中的‘意根’为下手处(意业清净是三业清净的根本),辅以‘耳根’或‘眼根’等方面的修证。到后来六根就没什么分别了,一就是六,六也是一,最后,顺利地求生西方极乐净土。

关于净土法门的殊胜和可贵,我依经典只例举三处,大家自然就明白了。《大集经》云:‘末法亿亿人修行,罕一得道,唯依念佛,得度生死。’这说明净土法门与我们末法众生很是相应相契;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中有云:‘又舍利弗,极乐国土众生,生者皆是阿鞞跋致,其中多有一生补处,其数甚多……众生闻者应当发愿,愿生彼国,所以者何?得与如是诸上善人,俱会一处故。’意思是一个人修行到了可以往生西方极乐净土的话,他即得阿鞞跋致永不退转的果位:位不退、行不退、念不退。如此,等于就是说修行已进入‘成佛’的保险箱了。不仅如此,还能同许多马上就要成佛的大菩萨俱会一处。另外,《大乘无量寿经》上说:‘设我得佛,国中人天所受快乐不如漏尽比丘者,不取正觉’。
这是讲阿弥陀佛因地修行为法藏比丘时所发下的大愿之一,以及法藏比丘道成佛果后便成就了这些大愿,并以这些殊胜的大愿力加持一切念佛者。意思是如果我们往生西方极乐净土成功,就比做一个漏尽比丘还要强。所谓漏尽比丘是指小乘圣人修行之极致,其所享之乐,是已证入涅槃性所生起的解脱妙乐。其殊胜境界可想而知。

阿弥陀佛因地修行时共发下四十八个大愿(详见《大乘无量寿经》),并以此大愿力加持、护念一切念佛者,只要我们专心至诚持他名号必同他自己的本誓愿力相感应。但在日常中,我们更应常观想阿弥陀佛的这些大愿,常仔细学习和品味这些大愿。我们不妨用心想一想,为什么阿弥陀佛会发下这么多慈悲的大愿,而我们没有?我想,如果我们时常用这四十八大愿激励自己,鞭策自己,视一切法界众生都清净平等,并以此来激发自己的菩提心的话,那我们做功课的效验应该是很强烈的!

念佛的方法很多,有意者可查阅净土宗方面的书籍。最常见的念法是持名念佛:即尽量在意识里只存有一句佛号,以一念代替万念,口中念念分明,耳中清清楚楚地专心聆听自己

念佛的声音(如是默念则观想听见了自己清晰的念佛声)。心无旁骛,转万念于一念,必然入静得定,禅定中自然可以开慧证果。对密宗有兴趣的朋友请注意,其实念‘阿弥陀’三个字也是一种‘语密’(密法为身、口、意三密相应),能与阿弥陀佛智慧与慈悲心地相应相通,自然感通阿弥陀佛的本誓愿力之加持(一种能量场、资讯场的相应)。

在日常生活当中,无论我们以何种方法念佛,只要我们念佛时做到心系佛号,口持其名,耳观其声,心无二用,一心不乱,就算这辈子活著时不一定开慧证果,临命终时必得往生(往生即是证果)。因为死亡(我们的意识体在这一期生命形态里的结束)同样是修行的一个重要转捩点。详细情形我们可去查阅一本讲述密法的书籍《西藏生死之书》(索甲·仁波切著)的相关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