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通知公告
新闻资讯
通知公告

中秋节,古人就只有吃月饼和赏月?

 

一、观潮

中秋节在我国历史悠久,但正式被列为国家法定节日,以《宋史》记载,却是要在宋太宗在位时。自此以后,宋王朝的中秋佳节,也是年年火爆。《梦梁录》里形容说,每年中秋节时,汴京城的王孙公子们,纷纷登高赏月,且大排宴席纵酒高歌。就连京城里的穷人百姓家,哪怕典卖家当,也要在中秋夜热闹一场。京城商业区的夜市,更要折腾到五更天时。要论宋代中秋节最火爆的活动,却当属江南地区的“观潮”。

每年中秋时节,也是东南大地江潮海潮猛涨的时候,于是当地百姓们,也纷纷组团围观江海潮水涌来的震撼场面,是为“观潮”。早在汉代时,文人的诗词里就有了“观潮”的记载,到了宋代的中秋佳节,“观潮”活动也是水涨船高。比如著名的钱塘江观潮,每年中秋潮来前,浙江当地的百姓们,就是热烈盼望。以苏东坡诗词形容说“赖有明朝看潮在,万人空巷斗新妆”。何止要去观潮,还要身穿盛装迎接这时刻。

所以,每到潮汐汹涌而来时,宋代“观潮”的一幕,也是人山人海场面。苏东坡就曾惊呼现场“万人鼓噪慑吴侬”。到了南宋年间,“万人”都成了小儿科。《武林旧事》记载,南宋每年钱塘江观潮时,江边三十多里,都是有钱人为“观潮”特意扎的彩棚,沿线一片万紫千红,外加拥挤而来的观潮百姓,人数往往数万之多。到了明清年间时,“观潮”的热度也从来不减,明朝《西湖游览志》里,就记载了杭州人中秋时“出郭游人不待招,相逢都道看江潮”的场面,现场也是“映日争将画扇摇”,就是这么火。

而比这怒涛磅礴更震撼的,还有当时观潮时,另一勇敢时刻:每到大潮涌来时,常有数百名身形矫健的游泳高手们,勇敢跳入大江,朝着汹涌波峰奋勇前行。且一边与巨浪搏斗,一边手持彩旗彩伞,在江水中做出各种精彩表演,是为“观潮”时的知名活动“弄潮儿”。搏击巨浪的英勇一幕,也在一年年的火热中秋里,不知震撼了多少观者。

就连见惯征战杀伐的大词人辛弃疾,当时也为这些勇敢者们,发出了“吴儿不怕蛟龙怒”的叫好声。“弄潮儿”也就从此开始,成了一个励志词,缩影了多少奋斗中人,不惧风险的打拼。

二、吃螃蟹,炒田螺,品糍粑

中秋节的知名美食,当然是月饼,但放在中秋节历史上,却不止有月饼。

比如一样比月饼还老资格的美食,就是螃蟹。秋日吃蟹的习俗,魏晋南北朝时就已大热,唐宋年间的中秋节里,螃蟹也是江南大地的佳品。比如大词人陆游,就有过“秋风萧萧吹鬓丝,蟹螯正可左手持”的逍遥中秋生活。明清年间商品经济发达,南方的各式螃蟹,中秋时也出现在北京的集市上。有钱人家常在中秋时办“蟹宴”。明代的宫廷里还有热闹“蟹会”,连太监宫女们都是“五六成群,攒坐共食”。螃蟹宴,就是明朝宫廷里的“团圆饭”。

而比吃螃蟹要冷门的,就是蒸芋头吃田螺,清代《顺德县志》记载:八月望日,尚芋食螺。中秋时节,正是广东各地芋头上市时,田螺也是肉质鲜美时。而且“芋艿”一词,谐音就是“运来”。南方各地也有中秋吃田螺可明目的说法。所以中秋时节,香喷喷的芋头和味美的田螺,也是明清时代南方百姓青睐的美味。

而在四川湖南地区,一款能够媲美月饼的中秋糕点,当属糍粑。如果论起年头,用熟糯米饭捣成泥状做成的糍粑,资格也远比月饼老。甚至也有民间传说称,吃糍粑的习俗,原本就是为了春秋政治家伍子胥。不过除了纪念意义外,中秋时的糍粑,往往也烤制成圆形,配上腊肉白糖,甜美的口感里,更有“团团圆圆”的好彩头,十分的喜庆。

三、燃灯

比起震撼的“观潮”来,另一个人工制造的古代中秋大活动,就是燃灯。

中秋时为何要燃灯?最普遍的说法是,就是为了“助月色”,点起明亮的灯火,给皎洁的月光助把力。北宋都城汴京的中秋燃灯,就是绚丽场面:汴京家家户户的百姓们,把各种荷花形的灯放在汴水上,大小店铺门口,也悬挂着形状各异的明灯北宋皇宫的大小花灯,更是璀璨无比。每年中秋佳节时,大宋的都城,就是这样亮如白昼。

而在宋朝以后,这个“燃灯”习俗,也在大江南北变成了不同的花样。比如湖广地区,就喜欢把精美的花灯捆在竹竿上,然后竖立在屋檐之上,迎接皎洁月光的到来。江南则承袭了汴京城的习俗,喜欢做出各种精巧的“船灯”,在中秋之夜时放在水面上,于是江南大地的大小河流,中秋时就像繁星点点。

要论最大场面的,却当属明清时广东的“燃灯”风俗。以《闲情试说时节事》的记载,当时广东的家家户户,往往在中秋前十多天时,就开始火热准备,用竹笼扎好花灯,有鸟兽花鸟等各种形状,颜色也十分绚丽。中秋佳节时,就家家挂在屋顶上,美其名曰“树中秋”,越是有钱人家,往往悬挂的花灯越多,有时甚至能有几丈高。那时的广东城镇,每到中秋时,就是这样一幅灯火通明的画卷。

绚丽的灯火,就这样闪耀着千家万户的祈福。

四、玩兔爷儿

比起南方中秋的灿烂灯火来,明清时的中国北方,也有一个热闹活动:玩兔爷。

中秋的主角是皎洁明月,传说中月宫嫦娥里负责捣药的,就是那只调皮的玉兔。所以在中国民间传说里,玉兔就成了消灾治病的神明,放在北京等地,也就成了享受供奉的“兔儿爷”。

不过,在明清年间的宫廷里,供奉“兔爷儿”这事,可是个无比严肃的大事。《宫女谈往录》记载,清代的皇宫里,每年中秋供奉“兔爷儿”的典礼,都是由皇后主持,要摆上供桌香坛,特意给“兔儿爷”奉上直径一尺长的大月饼,由皇后带着妃子格格行礼,过程十分繁琐隆重。

但放在民间,这事就轻松多了,虽然跟宫廷里皇后拜兔儿爷一样,民间百姓拜兔爷,也都是由家庭主妇来完成。但跟在妈妈身边拜兔爷儿的小朋友们,那就多了玩乐花样了。《北京碎华记》记载,明代时的北京市面上,就有了泥塑的“兔儿爷”玩具,一开始都是买回家祭拜,然后就成了孩子们的玩具。一本正经的行礼后,小朋友们就嘻嘻哈哈拿走,玩得不亦乐乎。

后来还发展出各种造型,比如“兔儿爷”“兔儿奶奶”,甚至还有设有机关,可以活动的兔儿玩具。每当隆重的典礼过后,就成了多少孩子们,中秋节起的童年玩伴。从此也成了百姓心中,孩子们快乐成长的守护神。因为,健康团圆的生活,就是从古至今每个家庭,中秋节时简单却最重要的心愿。